“喊一声亲爱的,从此恩断义绝”(评论)

2020年第12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小说中爱人不告而别的逃离,常常会给故事带来真空,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叙事装置。不告而别的逃离比死亡更让人抓狂的地方是它仍然留有希望,依然有回来的可能。霍桑的短篇小说《威克菲尔德》讲述的就是这样的事件,主人公不告而别,在家附近租了房子,用二十年的时间每天看着被自己抛弃的妻子,看着那个熟悉的家,二十年后重新回来,继续当他的好丈夫直到去世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可以一句话说完的故事,霍桑用非常酷炫的叙事技巧,带领读者去想象种种独特的时刻,以及弥漫在故事内部的叛逆的孤独。霍桑在这个故事中并没有煽情,他只是轻轻打开了不告而别的装置,设置了主人公的逃离,没有具体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