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芥的香味(短篇)

2020年第3期

【字体:


  很多收破烂的,把自己弄得像一堆行走的破烂,张破烂不。他长相周正,穿戴整齐,面容洁净,下巴刮得铁青,乌黑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发丛没有尘埃碎屑。他是我见过的最体面的收破烂者。他不年轻了,有了明显的下眼袋,眼角铺陈着三两道皱纹。他似乎也不太老,看上去不到六十。

  我们相识,始于一场“战争”,故事发生在春天。那天天气转暖,我开窗通风,在卧房午休,刚进入一场白日梦,两声镲子响,接着是一个浑厚的声音:“破烂卖,破烂换钱……”我很烦。那段时间我一直烦。单位裁人,落到我头上,让我早退。早退意味着自此闲置,意味着没了交际圈,意味着月薪少了三分之一,没有岗位津贴生活补贴,没有任何福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