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景仰、仇恨和为之困惑的奥地利人

2020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1942年2月22日,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近郊的一个小镇上,奥地利犹太作家茨威格和第二任妻子对着脸双双服毒自杀,茨威格时年61岁,妻子33岁。这件事谁都知道了,用不着我再饶舌。问题是,他已经成功躲过了欧洲的排犹灾难,比那些对纳粹德国还抱有幻想的犹太文化人更有先见之明,“二战”血腥之外的巴西又恰似伊甸园,巴西人都很友善,狂欢节的巨大喜庆声浪尚未退潮,他死后,巴西总统还下令为他举行国葬……一切都和遥远的欧洲故乡不同。

  美国的海明威六十多岁时用双筒猎枪把自己的半边脑袋都打烂了,因为对创作前景绝望再加上多种病痛。中国的老舍六十多岁时跳进了太平湖,因为忍受不了红卫兵的羞辱和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