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生【中篇】

2018年第10期

【字体:


  奶奶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,我正抱了端端在院子门口晒太阳,阳光悬浮在灰雾里,一团困重,光线也一度虚淡,端端已经睡着,又起了风,我便抱着他回了屋。

  堂屋的时钟长年停留在九点五分,时针分针的角度倒是很像奶奶无法闭合的虎口。

  难以想象奶奶是如何爬上七楼,又如何跨过围栏,她的腿即便是平日里枯坐,也会筛糠般抖个不停。她的死我并不意外,生死就像是她每日嘴里嚼的酸枣,腻烦了就吐出来,干脆利索。所以,死于她不是服软,只是一种任性的绝烈。

  奶奶静静地躺在那里,因为拒安假牙,她的嘴巴像过风的门框。血迹里咸腥弥散,老鼠们闻腥疯动,暴张的门牙彼此噬咬,从残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