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玫瑰【组诗】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拉鸡山,一次语词的交换

  过拉鸡山,我想到垃圾和我,

  互换了一下座位,

  不对,风景还是蛮亲热的。

  过拉鸡山,没看到我和垃圾,

  这让我有些疑惑,

  在牦牛绳牵走我之前。

  一丝戏谑附加在庄严上,人啊,

  喜欢自喻,捏造相似的快感与不适

  反正拉鸡不垃圾的

  并不以海拔高度为准。过拉鸡山

  没见到垃圾,不是我的错,

  或者说,我和它都喜欢交谈,

  而玩笑更喜欢交换我们。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