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作伴好还乡

2017年第7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冷月梅六十上下,丈夫死了,她就从黑龙江出来,投奔凤城的哥哥,哥哥对她倒是不错,可嫂子就另当别论了,于是她就在家政公司挂了名,心想这年纪也干不了别的,做个保姆倒可以糊口,可将近一个月了,竟没生意。陈朗打来电话时,老板看了看坐在角落里,面色黝黑的冷月梅。

  “哎,瘫子,伺候吗?”

  她抬眼,眼是黑漆漆的,浓郁的眉毛覆盖着深且宽的眉弓。冷月梅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住在大连的瘫子会从凤城雇保姆,更让她没想到的是,来接她的出租车,竟然把她拉到了一家中医诊所门口。

  冷月梅拎着行李站在路边,大连的风吹着她,她从没出过远门,这次来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