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理塘,或关于央金的死

2017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,旦增亚皮正抱着旺堆的腿在蹭,他衣服前襟染了一大片酥油茶,半干未干。旺堆为一岁的小儿子揩了一把鼻涕,抱到腿上,开始跟我聊学生娃娃们的去向。几个寄宿在旺堆家的孩子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,听起来汉藏双语转换得很溜。

  “旦增措姆你是不是见过了?在理塘读中学,上回考了全校第三。”

  “嗯,她跟我说了,昨天给她买了一些东西,手表、帽子什么的。”

  旦增措姆跟我说的是,三年前我回过理塘一趟之后不久,年纪稍大的女孩们就退学回到了山里,与旦增措姆同岁的小拉西也走了——她的成绩只比措姆差了一点点,按说继续读下去现在也该初中了。臭小子旦增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