蜻蜓、刀子与文明路

2017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鼻尖上的蜻蜓

  终于,她把身体上每月都“例行公事的含蓄”的那几天挨了过去,今天是神清气爽的新的一天,她如释重负。她早早就把一大桶水晒在院子里,迫不及待地要与之亲近。这种亲近的渴望,让她从夜里就开始焦虑,她时不时地从蒙眬睡梦中爬起身来扒开窗帘,去看月色明媚还是阴沉。她沮丧地梦见了误事的雨,又梦见她得费劲巴力地用大铝锅烧水,好在,睁开眼睛,她看到的是艳阳高照。空气中与身体里,有同样的热流开始涌动,或者说,同样都有热流涌动。她已顾不上关心那两股热流有何异同,只是躁动着骚动着,让它們汇流成一个羞怯却又急迫的念头:去见他……去见他——去见他!

  这个身心灼热六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