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头便笺

2017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滑石另包

  三麻雀仅一颗眼珠子,他的右眼珠子在他小的时候贪玩,被一个炮仗炸没了。本来人丑点不要紧,不要横蛮讨厌嘛,可他张扬得很,让人从心里憎恨。

  对于他的不可一世,似乎与他自己无关,是他对门的张大夫惯的。

  那一年大旱,张大夫收拾完了抽屉里的白术太子参茯苓枸杞,就扛着锄头去放田里的水。他走在一目绿毯子似的田垄里,阳光柔和,风徐不劲,就翻出了火石和铁家伙,卷起一筒喇叭旱烟,叮当叮当地点燃,在自家田埂上小憩。这时三麻雀过来了,叫嚷着说王大夫霸占了他辛辛苦苦拦河堵坝入了渠的水,王大夫没敢争辩,只说:“三麻雀,这渠里的水也分不清你拦河的水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