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父亲

2008年第7期

【字体:


  雪花还在飘,薄薄的白轻轻地撒在屋顶上和那些扭曲的黑脚印上,村口那棵松寒风中颤动着,一点点变成花白色。今天是大年三十。噼噼叭叭的炮仗声时不时在村庄上空炸响,惊醒祥和的村庄。为了一根骨头,小黄狗被“四眼狗”咬得“嗷嗷”直叫,夹紧尾巴缩到墙角落,不服气似的低嗥着。“去、去,没用的东西!”马四爷从堂屋探出头朝小黄狗扔了块骨头。瞅见我,擤了一下鼻子,喊道:“噢,是罗北啊,你可回来了,你父走丢了,你晓得了吧?”

  “昨天接到五叔的电话,晓得这事了,都怪我没把回家的日子说清楚,害得我父给走丢了。”我递根烟给马四爷,见他一家人正围着桌子在吃团年饭,我说:“四爷,不耽搁你吃年饭了,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鸭绿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